Thursday, September 6, 2012

有種感動,就算用時間去磨,也不可能磨掉。

最近單飛的頻率越來越高了,新認識的朋友們全部就只能定位在朋友的階段,根本沒有對胃口的。不知道怎麼搞的大家給我的感覺就是幼稚...還有沒腦。成績也出了,CGPA 3.0算得了好學生的話我就是其中一位了科科科。

有點引以為傲的3.88


Sem2的就別說了,好想說都是lecturer的錯,唉。現在的CGPA還是有3.0+的科科科科科。

對人不對事的信任

我想說,這個時代這個社會……或許不管哪個時代哪個社會,對錯這種見仁見智的東西,其實很狗血。嗯……如果大部分人說錯,那就是錯的,反之亦然。所以我覺得在這個年齡這個思維,別人決定的對錯在自己心中或許不是這麼一回事。做個讓自己會快樂並且不會後悔的決定吧,別人的眼光其實沒他媽那麼重要,自己快樂還是比較好的。一旦你一開始在意別人對你的看法,你就會一直在意下去,就會開始被牽著鼻子走,那就不是你的人生了。信任你除了是友情的一大部分,其實更希望在全世界拋棄我的時候,你也能像我站在你身後這樣站在我身後支持我。是的我承認我自私了科科科。

這動漫我個人覺得非常好看,雖然時間設定是稍微快了點點……你妹啊

還有一個……我們之間有著『週期性不聯絡週期性又聯絡』這現實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病症(?),我只能說我很感激有你的存在。或許這樣不可理喻的相處模式才是真正適合我們的吧……(?)畢竟久不說話那種沒話題的尷尬並不存在,個人是覺得蠻不錯的科科。
從來就沒有那麼一個人能連續兩次把他在我電話裡的聯絡名字改得那麼不要臉,我發誓,真的只有你一個。

這是一份絕無僅有的感動。 

Monday, July 2, 2012

你是人,所以你有想法。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你君子我比你更君子,你流氓我比你更流氓』。

我不敢说我是个性格毫无缺陷的人,也不敢说我脾气很好。
但是,有些事情它本来就是尼玛大家都该知道的基本常识礼貌,这种东西都不能做好,被别人怪是应该的。如果在基本常识、基本礼貌上这点我有啥差错,我不会阻止别人对我开嘴炮,拿我开刀,我也不会他妈立刻欣然接受,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一颗能包容的心。

刚看完这二部曲,棒呆了!

这不是在表达说我是个怎样TM伟大的人,我只是想说有些事情/举动,在家里做绝对是没有问题,但出到大众的地方,你就该好好考虑应不应该做那件事情/举动了。

你是个人,或许你不要脸,但你不要脸就算了,你TM还要全世界知道你不要脸。
虽然说你不是很介意别人知不知道你要不要脸,但或许全世界根本TM不想知道你要不要脸,而你就是死不要脸地去宣传你不要脸。
这件事对你自己而言,或许是没什么困扰,但对全世界来说,这是个很大的困扰。
我想表达的大概就是这样的东西。
或许你是不介意在人的社会里当一只猴子,但其他人是多么TM的介意你并不知道。你去烦其他人对你来说或许是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但是其他人被你烦……我想如果拥有枪并且杀死人是合法的,你应该死得不能再死了。


有些事情虽然不说出来比较好,但是每个故事中总是都会有个胖子……阿不,总是有根烂葱,所以我不介意去当这根烂葱。翻脸什么都好,反正每个人生下来都是孤单的一个,朋友数量并不会对未来人生的快乐程度有多大的影响。

有些习惯不是不能有,但它只是不能一直频繁的出现。
有些举动也不是不能有,但别人以什么眼光看你,总是从你那种举动里判定的。


该死的还是没能在11点的时候乖乖去睡觉,尼玛。


Friday, April 27, 2012

以下的言論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有些嚴肅的話題要寫,不過在這之前,我想還是先寫些別的東西科科科科科。
話說前幾天(?)我們march intake的學生跟一群從韓國遠道而來的學生……大學畢業生進行互動。可謂……啊算了。反正就是我們學學韓文,他們學學華文/馬來文,就這樣。
然後我請了3個韓國人吃飯。不要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或許他們比我還有錢(這什麼屁話,我沒工作誒),所以他們肯定比我有錢,我請他們吃飯的動機,就在於:我想到了以後的我。
或許,我是說或許,有一天我一個人,人生地不熟,為了增進我的廚藝level,一個人跑到法國去打boss……啊不,是學習當地文化,畢竟法國是個以烘培出名的國家(是嗎?),的時候,一個人孤苦伶仃,語言不通,不能溝通而淪落街頭(或許沒那麼慘)。反正就是一個人身處異地的時候,我會怎樣。想到這個我就不知覺掏錢出來請他們吃飯(沒能請完8位韓國哥哥/姐姐吃飯是我的錯)。我覺得身為馬來西亞人的我是有這個責任請他們吃飯,身處異鄉是很可憐的事情,至少我個人是這麼覺得的。我也希望我以後出國會遇到像我那麼好的當地人,所以就自我安慰的認為我對別人這樣做,以後也會有人對我這樣做。你可以把我當傻逼二逼我不介意,反正我活著不是為了取悅你而存在(我在說啥?)。


拿Satu Malaysia book voucher換回來的六本書之一。
很久沒看,這次重看讓我一直鼻酸,不懂那一部分讓我差點掉淚。
(Razer標誌搶鏡頭科科科科科)


很多男生都聽過一句話:『我現在不想有relationship,我只想好好專心讀書(……等等的原因)。』
這是一個……在女生拒絕男生中,蠻普遍的藉口。
先說明……不喜歡就不喜歡,你可以站在我的立場+經驗+過去替我考慮考慮後,再乾吊我,這只是我的意見,畢竟很多事你都能理解,但你就是無法贊同。
男生們,女生對你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其實就代表了『我們分手吧』『我們不適合』『我他媽在坑你』這幾個意思。
如果你和女生是在交往中的那恭喜你,你被甩了。
其原因就不過是女方對你厭倦了,或者她看上另外的男生了。
如果你在告白後得到這句話,那還是恭喜你。
對不起現階段的你還不能吸引這位女生的注意,如果不想等,我勸你找下一位吧。
我可以非常肯定有70%的女生再說這句話的後一刻,就會跟另一個男生在一起,不過那個男生不是你,放心。
剩下的30%中的20%是因為還沒有找到對象,所以還是單身。
只有10%是他媽沒在騙你的。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在今晚寫出這樣讓我自己那麼不爽的東西,幹。
前一刻,是這句鬼話,後一刻,就跟其他男生in a relationship。
對,這他媽就是在坑你,我活到高三才知道這是一句鬼話。
如果有一個女生對你說出這樣的話,但後一刻卻跟其他男生在一起,你就算了吧,這他媽騙你的女孩就算讓你擁有了,他日你還是會被甩開的。
我不會這樣定義所有女生放心,不過或許你們也看不上我科科科科科。

寫得很好的一段話。

第一個semester貌似就要過了,接下來好像是跟may intake的學生們合在一起了,希望美女多多。 ^_^

:)

當你的情敵是個城市英雄,身為平凡人的你……會認輸嗎?
(Razer又跑出來搶鏡頭了我擦)

說過要讓自己變得更好,但這點好像沒有什麼進展。不過……
科科科科科。

我不知道繼續等下去會是什麼,但我會等。

Monday, April 23, 2012

痛苦還是不要表現出來比較好,這世界上沒人會同情你。


前一陣子整理房間找到的神器科科科。

那天有個直銷公司的爛咖找我朋友談,結果我和幾個朋友就在聽他唬爛。連 3 3 250這種方程式他都承認了,他媽的就是不肯承認他是他媽的直銷。告訴我3 3 250 這個方程式是分數,這啥東西?欺騙我無知是嗎?
你是直銷嗎?這個問題有那麼難答?你的公司有那麼差?差到承認你自己是你公司的一份子都那麼難?做直銷做到這樣你怎樣成功?我身邊就有朋友可以很光榮告訴我他是直銷,為什麼你不能?原因何在?覺得沒有面子?那你為什麼當直銷呢?艹。
我說過了,我並不討厭直銷這份工作,我討厭的是你們的不坦白。久久不找,突然要約我出來喝茶,我又不是跟你很好,中學都學過:『無事不登三寶殿』,不需要想都知道你有企圖吧?坦白告訴我就好了啊,我會出來跟你喝茶幫你買單然後拒絕你,這樣不是很好嗎?總好過朋友都做不成吧?


個人覺得,那兩把太刀實在是太霸氣了幹。


最近真的很忙,好吧我承認如果我不打dota我可能不會說很忙。貌似養成了一種不到最後一刻不做功課的習慣,如果看著這篇文章的你現在還小,真的,改了吧,不然這種腐蝕進入你骨頭里的惰性會毀了你……沒那麼誇張啦,但是會給你造成很多的麻煩哦。

科科科。
最近花了不少錢哦,買了雙新鞋子……幹應該要買雙跑步鞋的。還有不久前的red frame astray,預計接下來會花更多的錢在gundam上,不過我估計這是件好事反正孤身一人,沒啥開銷,偶爾當當老闆滋味也挺不錯的。然後可以的話還得要買雙便宜的運動用鞋,要便宜又要耐又要好穿,綜合這三點的鞋會存在嗎??
:)


Friday, March 23, 2012

沒人願意打輔助、沒人喜歡5號位、沒人愛當配角。

荒廢了八個月……恩八個月。
畢業後就一直宅在家裡,偶爾出出街、看看戲、買買東西,好吧說到底就是宅。
期間換了最少5種線上遊戲,結果最後還是回歸dota。
期間完成了Gundam Seed destiny 50集,Red frame astray 模型、還有他吊爆了的刀噢噢噢噢噢。
然後很詭異很幸運的事發生在我身上,具體就不講了。

有了臉書似乎就很懶寫部落格,不是每次都有長篇大論的東西要寫,可是一句兩句的部落格……好像很不對勁啊。
看完了九把刀的『我買過最貴的東西,是夢想』,好吧其實只是他的網誌出版成書,但還是值得買的吧(?)。

這一頁好贊。
『我們是笨蛋,但我們好喜歡你。』

然後每天都在打dota,其實每天都發現自己很沒水準,每天贏了就囂張,但這不是重點。
人生就像玩線上游戲,不管是多人角色扮演(MMORPG),還是英雄競技網游(Dota、HON、LOL之類的),過程其實差不多,只不過人生來得久,遊戲沒那麼久(到底在說什麼?)。
首先多人角色扮演,就是普通的online game,選職業,然後玩。通常大多數的人都會選高傷害的職業,而保姆類不會有人玩。英雄競技網游也一樣,dota裡全部人都會選OD,Tinker,AM,SF,mirana這種hero。總是要別人把他們當核心,反正自己就是要突出就對了。Supporter很少人會選,因為玩得再怎樣好,還是不會特出,玩得普普通通,自己覺得沒有意義,玩得差,就會給人罵,我認真搞不明白為什麼玩得不好要給人罵,那麼厲害你們來玩?

好吧其實離題了,我想表達的其實是,在一個團體裡面,誰都想當頭,但是,每個人都能勝任嗎?每個人都有這個能力嗎?學會主席、公司老闆、甚至是一國首相(以下言論絕對不會牽扯到國家……吧?),聽起來是很威風,這點沒錯。但是每個威風稱號的背後,責任都是和知名度呈正比的,就是意味著說,你要當學會主席、公司老闆,你必須要扛下的責任,付出的努力,都比平常人多。《那些年》如果柯震東、陳妍希拍不好,我不知道九把刀會不會罵他們,但我可以肯定這套戲肯定會是惡評如潮,他們兩個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出名。

主角那麼好當?有野心是沒錯,但是你也要有能力,如果沒能力被趕鴨子上架,你也可以拒絕不是嗎?但如果你有能力,但是卻被大材小用,一次兩次,總不會要了你的命吧?話說當老闆的,有時候也該做做員工做的事不是嗎?有時候委屈自己去當配角,可能會得到很多讚許呢科科科。

最近在fb上打的最長的一句話。

話說這段話很久前就想說了。只是一直不知道要怎樣寫出來科科科。
好吧其實有時候很妒忌有些人擁有了某些東西、某些人。但妒忌歸妒忌,指著那個人說:“我妒忌你!”這種東西是永遠不會發生的。
但很可恥,他們擁有你一直想要的東西(有些你也不想要啦),卻不會好好珍惜他/她/它,有木有讓你很賭爛?!有是嗎!!於是你富有正義感的跑出來指責他教導他輔導他,結果他回你一句:“這是我的東西(人/事),我愛怎麼做便怎麼做,不需要你管!”結果你就只可以低著頭走掉。比如說這樣有木有:
又或者好點的情況就是這樣:
反正到最後啞口無言的是你,不能做什麼的也是你。因為完全根本就不關你事,只是你的正義感驅使你去輔導他去指責他。這可以體現出你很有愛心、很有正義感、很好人,但三好還是敵不過一壞。人家只怪你多事怪你三八,所以你那股悲憤的正義感以後就只能被你默默地埋了起來,因為你怕別人怪你多事。從此以後你就成了死阿宅,老阿宅,千年不出門的臭阿宅,看見讓你雞凍的事情你也不會去阻止,只是冷眼相看,什麼都不做。結果到最後你還是得眼睜睜看著對你很重要的人事物被別人蹂躪、糟蹋(聽起來很A有木有?),反正到最後你就會抱著妒忌過你的生活。

科科科。

下個禮拜一就開學啦開學啦開學啦開學啦開學啦啦啦啦啦啦啦!

Monday, July 25, 2011

妳不會知道失去一個人後的空虛感,因為妳有他。妳有他可以傾訴,我的感受卻沒有人可以照顧。

『終於開始了哦?』掉頭。
『是啊。』我。
『受害者有什麼感言?』掉頭隨手拿起一支筆伸來我面前當成麥克風。
『感言?沒有啊,還敢再寫什麼嗎?我再寫什麼不是欠幹嗎?』我的情緒開始不穩定。
『你管人家怎樣理你?你愛寫便寫啊,又沒有人強逼他去看啊。』掉頭跟我分析道。
『這樣很壞啊,我想當個好人。君子絕交,不出惡聲啊。』我用起了名句。
『嗯嗯,不出惡聲,那你不出聲,你要怎樣發洩?』掉頭問。
『寫部落格咯。』我不加思索。
『嗯,那你要寫些什麼東西呢?你寫的每一篇會有可能不寫到她嗎?不可能啊。』掉頭。『再來,如果你不這樣寫,你可以發洩嗎?』
『嗯…貌似是不行。』我回答。
『那就對了,你不這樣寫,我包你以後會活少幾年的。愛看不看是他的選擇,看了怎樣想也是他的選擇,已經和你無關了,不是嗎?』掉頭又拋出了問題。
『這樣不是顯得我很小氣?一直把這些東西記在心裡?』我很徬徨。
『小氣?怎麼不是長情?小氣還是長情,這東西你知道,你朋友也知道。何必那麼在意她和他在想什麼?你為自己活,不是為了她而活。』掉頭。『你太在意她的感受了,你根本沒有為自己想過。再去看她的頁面你也不能再改變什麼了,你這只是在讓自己傷心啊。』
『我可以說是無意識的嗎?』
『無意識讓自己傷心?這我還是第一次聽見。是你傻了還是我傻了啊?』掉頭。『不理你了,自己死一邊去吧。』

失去一個人後的空虛感,不能夠被時間填滿,
曾經對愛情的期盼,結果卻那麼令人不甘。
曾以為愛情是簡簡單單,嘗試後才知道是複雜難堪,
以為自己可以更加勇敢,表面上成功內心卻痕跡斑斑。
回憶裡甜蜜的那一段,想把它鎖進破碎的心房,
不敢再去期望,那稱為奢望的希望。
關上燈後的黑暗,形影不離的孤單,
軟弱無力的抵抗,眼角泛起的淚光。
後知後覺的殘酷真相,被沖破的內心堤牆,
剩下的是深沉無奈的惆悵,還有支離破碎的濃濃哀傷。

Monday, July 4, 2011

戀戀不捨,湊數的部落格。

『怎樣了?』斷頭問我。
『能怎樣?還不是這樣?』我。
『還放不下嗎?』斷頭。
『還沒。』我無奈地說。
『唉,也是啦,才一個多月的時間,不可能那麼快放下的啊。』斷頭嘆氣。
『嗯……』我張開了嘴,又閉上。
『有話想說?』斷頭似乎看到了我的動作。
『嗯……』我想了想。『有人告訴我,她是為了考驗我。』
『呵呵呵。』斷頭失笑。『曾經,我也這麼想。』
『?』我的額頭泛起了問號。
『知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會這個樣子?』斷頭看著我。
『什麼樣子?身首異處?』我問。
『嗯,不然還有什麼樣子?』斷頭。
『我會懂嗎?』我回答。
『想知道嗎?』斷頭問,沒等我回答,他自己就繼續說了下去。

===========================================

我第一次,遇見她,九歲。
我們同班了很久,在我十四歲的時候我發現我喜歡上她了。
那個初夏,我跟她告白了,她也接受我了。
接下來的事,不用說了,就是一般情侶做的事,走走街什麼的。
她一直都跟我說,她不會喜歡上小混混。
那年私會黨遍布我的學校,一班最少都會有兩三個。
我一直很記得她告訴我她不會喜歡小混混,所以我很少接近我班那幾個私會黨的。
我們一直很好很好,偶爾小吵架,我都會拉下臉皮,逗她開心求她原諒。
我們各自的家長都懂了,不反對,也沒說什麼,所以我們就一起度過了三個夏天。
快到了第四個夏天,她向我提出分手。
我錯愕,拼了命地去挽回。
我拼命問她原因,她卻怎麼死都不回答。
她說讓我們暫時分開一個月,給她時間冷靜,讓我不要去找她。
那時候我們已經不是同班了,那一個月我很痛苦。
好不容易行屍走肉的度過了那個月,得到的答案還是不能在一起。
我很痛苦,真的很痛苦。
那時我班的私會黨找上了我,他們跟我說了幾句話。
聽了那幾句話,我毫不猶豫,選擇加入他們。
他們告訴我,看到她和另一個男生走在一起,加入他們,他們就會想辦法幫我把她和他拆散。
加入後,我曾和現在的你有一樣的想法:『她是不是在考驗我?』
還有另一種想法就是:『我挽回的不夠?』
這兩個想法一直在我腦裡面徘徊,久久不散。
直到,我親眼看見他們倆一起走路回家,手牽著手。
我一眼就認出那個男生,是和我們私會黨對敵的私會黨主要成員之一。
那時的我全身發熱,有種拿刀去砍那個男生的衝動。
幸好我那幫私會黨的朋友拉著我,把我硬拖回我家裡去。
接下來的日子,我都在行屍走肉。
有一個下午我忍不住了,我約她單獨出來談談。
『你到底懂不懂那個男的是私會黨成員?』我問。
『我知道啊。』她的語氣很平淡。
『那你為什麼還會跟他在一起?!』我一拳揮向牆壁。
『我不知道,感覺對上了,我自己也沒辦法控制。』她的語氣依舊很平淡。
『我還記得你跟我說過,你不會喜歡上小混混的啊!』我咆哮。
『……』她似乎被我嚇到了。
『對不起。』我低頭,再一拳揮向牆壁。
『我不知道。』她的頭也低了下來。
『他比我好?』我問。
『我不知道。』她的回答還是一樣。
『可不可以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從你說要分手的那刻開始,我就一直聽你說你不知道,到現在還是這樣?!』我又揮拳。
『我真的不知道……』她。
『好吧,煩了你三年,對不起,再見。』眼淚從我臉頰兩旁滑落,我轉身跑掉。
之後我在我的黨裡很活躍,開始當起了小老大,四處收保護費。
有一天,我帶著我的手下去收保護費,路過看見幾個小混混在我們的地盤搞事,一言不發就打了起來,5分鐘不到就給我們打跑了。
我們找了間茶餐室坐了下來,一直閒談。
大約半個小時後,我們打算離開,一走出門外,就看見前面來勢洶洶的走來一群人,再看左看右,一樣有著一群人。
這群人,就是我們的敵幫,是深仇大恨的敵幫,個中過程我不解釋了,浪費時間。
他們手裡握著各種各樣的武器,板磚、菜刀、木條、鐵條……還有,武士刀?
『被包了,他媽的,退回去。』我對著我的手下說。『小丁,回去找幫手。』
『不要,大家要死一起死。』我的手下,小丁說。
我打了他一拳。『當我是老大嗎?是就回去找幫手。』
小丁看了我們一眼,便向後門走去,過後又退了回來。
『老大,被包了,後面也有人。』小丁。
『幹,去找傢伙,盡量殺開一條路。』我說。
操了傢伙,我們向前門衝去。
一出門,我就看到了那個男生。
我二話不說,舉刀就砍。
接下來的事我記得不是很清楚了,總之就是我腦子裡想著她對我說過的那句:『我不會喜歡上小混混。』,手中的刀並沒有越揮越小力,反而是越揮越大力。
那個男生在我印像中好像被我砍得很慘,但沒砍中要害,都只砍到手手腳腳。
我們幾個被群挑,後果可想而知。
我手中的刀一直揮一直揮,直到一柄武士刀插進了我的胸前,那男生手中的刀砍下了我的頭。

===========================================

我聽著故事,什麼都沒說。
『後面的過程不重要,我不是被騙了嗎?她告訴我她不會喜歡上小混混,結果?還不是一堆騙人的廢話?』斷頭有些激動。
『……』我沉默。
『我們的情況差不了多少,唯一不同的是,我現在已經是月老了,而你還活著。』斷頭說。『反正你就管她去死,你還每天去注意她幹什麼?你明明知道不會回來的啊。』
『我……只是……』我語無倫次。
『你一直在告訴自己你還有機會,你就是不肯放下。』斷頭一語命中。『一個月多了,你還是一直在回憶。』
『……』
『回憶不是所有人都能回憶,因為不是每個人都能承受回憶之後的那個痛。50年了,我想通了,所以我可以回憶,你就不行,你還沒想通。』斷頭說。
我啞口無言。
『放掉吧,你比我幸運得多了,你有很多朋友,那時的我,只有一群兄弟,一點真感情都沒有。』斷頭。
『嗯。』我回答。
『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吧,這世界上,沒什麼放不下的,別再想她是不是在考驗你,還是你還有沒有機會這種爛想法了。』斷頭說。
『嗯。』
『暫時讓自己一個人過吧,一個人的滋味,其實也是不錯的。』斷頭。
『這我知道,最近嘛都是在一個人過。』我說。
『不要再想她了,有個方法可以讓你忘記她。』斷頭。
『哦?說說。』我睜大眼睛。
『找另一個目標。』斷頭說。
『拿!』我豎起了中指。
『建議而已,那麼認真幹什麼?又沒有一定要你做。』斷頭回了一根中指給我。

我重看了我們的點滴,發現原來那麼弱不禁風,三個月前是我和你,現在是你和其他人了。
又怎樣?我已經都不能怎樣了。

沒有人能了解 我現在的心情
想看你 想躲你 難以決定
-----《靠近》李圣傑